小内酷才不是Lucifer

你是怎么发现我的😳

她和公爵家的三小姐(六)

   Shaw 握着茶杯的手松了又紧禁了又松。

   用余光偶尔瞥一眼Turing。

  Turing修长的手指在木桌上叩叩地敲出节奏,敲得Shaw心烦意乱。

  “你没有什么话想告诉我吗,Sameen?”

“……我想,是你该向我解释一些事情,”Shaw压住自己的情绪,哑着嗓子说道。

Turing的神色微微一变“我日后会慢慢向你解释,我想问你的是,那个Samantha……是怎么……”

“无可奉告。”Shaw打断她的话,“既然你这样说,我也日后向你解释吧,”

Turing眼神中流露出一瞬间的慌乱,

“如果没地方去的话,你今晚就住在这里,想走也随意,”Shaw放下杯子站了起来,看了她了一会儿才走向门口。

“……Shaw?”Turing压低了音量,

Shaw顿了顿终究没有停下脚步。

Shaw还是失眠了。

第二天那个房间里已经没有了Turing来过的痕迹。

如果不是镜子里自己的黑眼圈,她都觉得她好像昨晚又做了场关于Turing的梦。

“昨晚休息不好吗?”

在她准备上马之前,公爵突然开口问道。

“没有,挺好的,”Shaw习惯性把关心拒绝在背影后面,包括自己的父亲。

公爵摇摇头有些无奈的叹口气,
Shaw跟着他这么多年,她有什么情况他一眼就能看出来,可是无论发生什么,这孩子总是会压在心里。

问也是不会说的。

在剩下的日子里,Turing没有在出现过,Shaw总是失眠,那晚她身上的香味好像依然在萦绕着,绕的她怎么都睡不好。

尽管她明白自己每天都在思念她,但是她还是控制着自己外在的情绪,因为一张冰块脸是什么也看不出来的。

回去之前她给Root买了几件小礼物。

虽然没有用心。

不出所料的在城堡外见到了等她的Root。

“你回来啦……”

Root笑起来的时候,眼睛眯成让人温暖的弧度。

“嗯。”Shaw下了马有些出神地看着她。

Shaw突然意识到,

Root和Turing的眼睛是不同的,Turing的眼睛里总是闪烁着光,而Root的眼睛却非常平静,平静的和她的眼睛一样,好像有很多故事,又好像没有故事。

Root把手放进她的手心里,手心一如既往的温暖,

“……我想你了,”

Root抿抿嘴,低下头小声地说。

Shaw拉着她的手紧了紧,笑了起来,低下头看着她,“有多想呢?”

“……很想见你那种,很想。”

Shaw停下脚步,轻轻把她揉进了怀里。

下巴顶着她的发顶,发香飘进了Shaw的鼻子里,Root是Root,她有自己的味道,有自己的温度。

忐忑了一个多月的心,在Shaw温柔地轻抚下变得平静,Shaw会给她,会给她她想要的安定,她不会说,她也知道,Shaw都会给她的。

没有情欲的吻,只有厮磨,诉说着想念,诉说着我爱你。

Shaw还是和以前一样,会陪她去书房,Root在看书的时候,她就在她身边小憩,Root总会给她盖上毯子,然后再轻轻吻下她的脸颊。

Root还是和以前一样,会陪Shaw一起侍弄她那些娇贵的花朵。会坐在矮一点的桌子上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,阳光会洒在Shaw的身上,笼罩着她像个天使。

空暇的黄昏会一起去骑马,傍晚会一起散步。

很平静,很乏趣,却更爱彼此。

如果Turing不会像以前那样再突然闯入她的生活。

Shaw其实清楚,她希望Turing会来找她,希望Turing能亲口向她解释一切,让她能释怀想她想到夜不能寐的日日夜夜。

“你又在想什么?”Root靠近她,好奇地看着她。

“……”Shaw回过神。

Root拉起她的手轻轻吻了一下,“下午会和二姐她们一起去街上,”

“嗯,注意安全,”
Shaw还记得那个在街上无助又倔强的她,她揉揉她的头发。

Root闭上眼睛靠近了她的怀里,有些颤抖。

Shaw感觉到了,只是紧了紧手臂什么都没有说。

Anthoney依旧和Martine吵吵闹闹,一路上不停地欢声笑语。

Root靠着窗子,脑海里全是穿着军装的Shaw。

她是她的英雄呢。

Shaw极力掩饰,但是她还是看出,Shaw有些事情总是在想,也没有告诉过她。

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真的能躲过带给她灾难的那个人。但她知道无论如何都必须去躲过。

“你喜欢这件衣服吗,Samantha?”Anthoney摸着一件漂亮的小礼服“我觉得它很适合你,对不对?”

Root笑笑,“我觉得更适合二姐,”

“嗯……我也觉得适合我,”Martine若有所思地看着裙子,“老板,我要这件。”

Anthoney翻了个白眼,“姐……”

“怎么了嘛?”

“唉……算了,跟你没法说……”Anthoney抱起臂。“哎哟……”

“你的意思是,你姐我穿不好看啦”Martine走到他身边,揪起他的耳朵。

“好好好,好看,我姐全世界最美,好了吧……”

“这还差不多,”

Root轻笑着看着他们,“买好我们就走吧,”

“可是……Samantha你都没有买一件衣服,”Anthoney皱皱眉,

“我的衣服很多啦,不需要购置新的,”

“你这些衣服早就过时了,”Martine拽拽Root的衣袖,“过来,我来给你挑几件,”

“我……”

结果就是买了一堆她不太喜欢的衣服,Martine却一劲说好看好看……

“这样啊,”Shaw笑着捏了下她的鼻子,“下次直接拒绝就好了,她那个人就是比较热心,”

“我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,她说这件很适合你怎么怎么样,那件很适合你怎么怎么样……我真是……”

“不喜欢就放在那里吧,不穿就好,”

“内心会过意不去啊,”Root苦恼的吹了口气,“她毕竟是一片好心……”

“管那么多干嘛,你自己开心就好,”Shaw掐灭了香烟,“我还有些事情忙,晚上去找你,你先回房间吧……”

“……好,”Root很想再待一会儿,但是她从来不敢任性的打扰她。

“叩叩……”

敲门以后,就直接走了进来,

Shaw愣住,一样的长相,可她一眼就区别出 那是Turing...

“甜蜜的很呢,Sameen……”

顽皮地上扬的嘴角,不可一世的骄傲的眼神。

“你……”

Shaw知道,没必要问那些没用的话,Turing想进来看守森严的芬迪奈城堡有一万种方法。她有的是鬼点子。

“你从来不知道……为什么在我死掉了之后她会来,你想过吗?”Turing压制住自己的声音,“你居然还爱上了她?!”

“……”Shaw起身,“这应该由你来解释,……包括你为什么还活着这件事……”

“她是个恶魔,”Turing揪住Shaw的领子,“……我”

Root突然间进来的时候,

Shaw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。

PS.自行回顾前情(捂脸)我自己都忘啦哈哈哈,黑化Root,嘿嘿嘿,不要打我噢,最近还是想写甜甜的小鬼😝😝

早安~(From一夜没睡的内酷酷😴)










评论(34)
热度(54)

© 小内酷才不是Lucif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