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内酷才不是Lucifer

你是怎么发现我的😳

她和公爵家的三小姐(五)

“你教我嘛~”她晃晃她的胳膊。撒娇的撅着嘴巴。

“不教。”Shaw顺着自己马儿的毛,嘴角挂着浅浅的笑。

“Shaw~”Turing的大眼睛眨呀眨,“我想和你一起骑马你教我嘛~”

“为什么想和我一起骑马,”Shaw抿着嘴唇笑。

“教不教啊,”Turing脸一红,还不是想被她从后面抱住,那么简单的问题干嘛非问出来。

Shaw跃上马,无奈地摇摇头,
微弯下身子向她伸出手。

等她抬头的时候,阳光都被Shaw挡了去。

温暖的笑容快融化了她。

“上来啊,”

看呆了的Turing被Shaw叫回神来。

伸手被Shaw拉上马背。

她故意靠在她身上。

Shaw无奈地笑了下“还学不学骑马?”

“嗯~”Turing甜甜的笑着,在她身上蹭了蹭。

Shaw拉起缰绳让马儿慢步走着。

阳光正好。

Shaw听见Turin愉快的笑声。

她伸手去抱她的时候,却抓空了。除了空气,什么都没有。

“Turing……”Shaw猛地坐起来看着Root。眼角还挂着些泪珠。

两个人静静地对视。

“Shaw,是我,Root。”Root敛了敛睫毛。

“你……在我房间干什么?”Shaw皱皱眉撇开眼睛。

“因为,你一直在叫……Turing。”Root从Shaw的床上起来,“我以为你做噩梦了,所以进来看看。”

Shaw重重地喘了一声,“我没事”

Root有些局促地站在床边,“我……”

“出去。”Shaw不耐烦地皱着眉。

“……Turing是谁?”Root终于没忍住问她。
自从上次接吻以后,Shaw就像躲着她一样,甚至迎面走过都当作没看见。

Shaw的呼吸急促了一些,“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你究竟是……什么意思?”Root抓紧自己的衣角。

“我想休息,你回自己的房间吧。”Shaw沉默一会儿,躺在床上,拉上被子。

Root没有动,在原地安静地站着。

“你知道,我喜欢上你了。”

听到Root用小颤音说出这句话,Shaw的手指纠结地抓紧被子,

猛地掀开,

她几乎是狠狠地把Root按到了墙上,吻来的炽热又突然,吻得Root不知所措。

Shaw的手指滑进Root衣服里时,Root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Shaw的动作一顿,抬头看见她意乱情迷的表情。

“我……”Shaw抿抿嘴唇想要离开。

Root突然抓住她的手,“不要走。”

Shaw凝视着她,黑色的眸子看穿了一切,眼睛里所有的欲望烈火般的燃烧着。

沙哑的声音逸出喉咙,“你确定……”

回答她的是Root湿热的唇瓣。

Shaw那一刻明白自己也许彻底陷进了某些未知的漩涡。至于是什么,她竟不愿意去深究,

那个关于Turing的梦,在Root的呻吟声中变得那么遥远,

她看着躺在床上睡着的Root,似是在做什么甜美的梦。
时不时地砸着嘴。卷发遮住半边脸颊,暗色的灯光下,温柔的几乎快吞噬了她。

也许Root就是Turing派来的天使吧,来拯救她的天使。

迟疑了一下,还是在漂亮的女人嘴角印下了一个吻。轻轻柔柔的,就接受了她走进自己的心。

“你在看什么?”Shaw勒住缰绳,低头看着Root。

Root浅浅的笑着,两只手背在身后。

“你骑马真的好帅,我也想学。”

Shaw难以抑制住嘴角的上扬,“去找匹马,我教你。”

Root的眼镜亮晶晶的闪着,她可没想到Shaw答应的这么爽快。

“我……”Root低垂下眸子,有些羞涩的抿了下嘴唇,“想和你骑同一匹马。”

Shaw只是微微一顿神,就向Root伸出了手,“来,”

上马坐稳的同时,Shaw的双臂牢牢地锁住她的腰,

Root低声叫了一下,“Shaw?”

“我只是怕你跌下去。”Shaw侧头吻了一下她的耳朵,“不可以抱你么?”

Root脸红地发烫,那晚的记忆清晰地涌上脑海,Shaw的嘴唇就是这样厮磨着她的耳朵,引领她达到一个又一个大脑空白的瞬间。

绷直的身体逐渐放松自然地倚靠在Shaw的身上,

“我喜欢这样。”Root抬头看看远处的夕阳,红霞染红天际,

她从没有想过,会在芬迪奈城堡遇到自己喜欢的人,没想到,这个曾经对她冷漠而疏远的人会陪她在落日下骑马,美好的比梦还不真实。

“以后我会经常陪你,”Shaw的手覆上Root的手。掌心的热度,让Shaw的心更加踏实,Root是真的在她怀里啊。

暖。就这样吧。

“所以我和老三可能会离开家一段时间。”公爵大人讲这句话的时候,Shaw的表情有些凝滞。

反而是Root,给了Shaw一个大大的微笑。

“你就不会想我?”Shaw又开始摆弄她的花了,

Root还是坐在那个桌子上晃着腿,“我当然会啊”

“你不是应该……说自己舍不得之类的,”Shaw说完以后红了下脸,为缓解尴尬地咳嗽了一下。

Root笑了笑,这样的Shaw真的有点可爱,“那……我还真的蛮舍不得的,怎么办?”

Shaw沉思了一下,“你想要什么东西,那边有很多好玩的,我可以带一些给你,”

Root走到她身边搂住她的腰,“我只要你安全的回来就好。”

“傻丫头,我又不是去打仗,”Shaw摸摸她的头发,“帮我照顾好这些花,”Shaw又顿了顿,“也照顾好自己,听见了没?”

“嗯。”Root点点头。“你也是,照顾好自己。”

Shaw和侍卫骑着马赶路,

公爵大人坐在马车里和秘书谈论着什么。

她不知道此行的目的,父亲只是提到此次远行可能会做成一单很大的生意,对整个家族的地位都有很大的影响,但是Shaw并不感兴趣。

她只是遵循他的命令,完成她所能做的,对于其他的,她并不好奇。

夜宿在一家很大的旅馆。

Shaw枕着胳膊躺在床上。

此时Root在干什么呢?是否也在想念她?


夜半,轻盈的脚步声在房间外萦绕。

Shaw犹豫了几次还是拿起枪走到了门口,拉开门的同时,一个黑影飞快地窜了出去,Shaw的第一反应就是抓到这个人。

当她从后背锁住那人脖子的时候,熟悉的香味让Shaw呆住。

那是……她……独有的味道,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能散发这样的香味。

“果然……你的身手一点都没变。”她摘下帽子,转过脸露出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。

Shaw整个人如同被雷击中一样,她就怕自己眨一下眼喘一下气,她就会像平时在梦中那样消失。

指甲深深地陷进掌心。疼痛感告诉她这不是梦境。
站在眼前的女人是她日夜思念的Turing。

“我是有九条命的猫,哪有那么容易就死掉。”Turing伸手摸了摸她的脸,“你有新欢了?”

Shaw眯了下眼。

“想我了?”Turing的手指缠上Shaw的头发。“她很像我?”

Shaw打掉她的手,

把她摁到了怀里。


Turing,你到底还是不舍得离开我成为那颗没用的星星。


PS.内酷君强势回归!【哈哈哈别理我

   今天是第一天上课,不过下午没课,
   这篇我都写了好久了,六缺一生我气了都。。。。

  
   呐,最近就把小鬼写完。么么么。。。。

评论(135)
热度(118)

© 小内酷才不是Lucif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