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内酷才不是Lucifer

你是怎么发现我的😳

她和公爵家的三小姐(二)

    

      Root转过身。
      这个人,大概就是一直没回家的老三吧。

      黑色的狐狸领大衣垂到小腿,里面是一身军装。
      整个人高挑纤细,五官深刻而精致。拥有一股无法形容的魅力,苍白的脸上木然的表情好像一种莫名其妙的丧失感,那是一种陌生的美丽。与众不同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 然而她似乎一点也不想再和她多说一句,看了看她就回了卧室,打开门的时候她摘掉帽子,深色的卷发倾泻而下。

      Root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她和公爵一家人一点也不像,相比公爵夫人和几个孩子,她的发色和眼色都较深,眼眸中也丝毫没有温暖的感觉,反而透露着不可一世的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一早,Root和往常一样去小花园浇花。

      “我说不要动,你听不懂吗?这里有固定的人打理,”Shaw走过来夺掉Root手中的喷壶。

       接着完全无视站在身边一脸错愕的Root,自己认真地浇起花。

        Root盯着她好看的侧脸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解释道,“我不是打扫卫生的,我住在隔壁的房间,”

        Shaw的手顿了一下,还是没看她,

      “我叫Samantha Groves,你也可以叫我Root,”Shaw还是在浇花,像是根本没听见Root的话。

       气氛略显尴尬,Root也不知道说什么,和她之前想的一样,她很难相处。

       就在她决定离开的时候,Shaw突然开了口,

      “Sameen Shaw”

        说话的同时她放下喷壶,转身走了出去

        她不姓Findiny,而姓Shaw。Root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这一家人喝早茶的习惯是固定的,只是之前一直没有Shaw的参与。

       进茶的地点不是在晚餐时的饭厅,而是小很多也温馨很多的小茶室。

       Root默默观察着他们。

      公爵在和John还有Anthony讨论着什么,看起来聊的很开心。Martine逗着一只波米拉猫,公爵夫人在和小姐妹玩闹,只有Shaw是一个人在喝茶看报纸,与这个家庭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  Shaw突然间抬头与她对视。那是一种瞬间就能置对方于慌乱之中的,毫不掩饰的眼神。漆黑的眸子黑夜般的深邃,Root竟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眩晕感。

       “Samantha,”Anthony的声音把她拉回神来,

       “嗯?”Root抬头对上了Anthony灿烂的笑脸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们今天去爸爸的书房看看吧,很大呢,我打赌你会喜欢,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哦 好……”Root点点头,站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和公爵与公爵夫人道过别以后,两个人就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   他们从高高的顶棚上缀着大型花式吊灯的走廊穿过。看到早晨的阳光从一排窗户妩媚地透进来,光顾着走廊的边边角角。窗户开的很长很高,窗框的投影在少年少女以轻盈的步履走过的地毯上定格着,形成了一张网。

      “三姐不好相处吧?”Anthony开口问又在走神的Root。

        Root微微一笑,“她好像不太爱说话,”

     “我感觉我从小到大和她说的话都没超过十句,”Anthony摇摇头,“她就是那个样子,但实际上她人也挺好的,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”Root应了一声,其实她在考虑要不要问问Anthony姓氏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她……不姓Findiny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三姐和我们不是一个母亲,”Anthony稍微放慢了脚步,压低了声音,“我也是听二姐说的,但是父亲母亲从来没提起过这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 Root点点头,意识到自己好像不小心触及了这个家族的隐私,便不再问下去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让你住月光塔,”Anthony不理解地皱起眉,“看,”Anthony拉着Root从窗户上往下看。

        月光塔位于城堡的最南端。

     “那是我们几个人都最想去的地方,”Anthony指着月光塔,“可是父亲一直不同意,看来他真的是偏爱三姐呢,”他撅撅嘴。

         Root也不明白既然是这么珍贵的房间,为何会让她这个一文不名的人住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两个人又继续走了一段路。

        “书房到了,”Anthony推开雕花大门,映入眼帘的是一间排的满满当当的书房。

       Root浏览着一排排的书,很多都是古籍资料,这些她在自己家的书房里从来就没有见过,Anthony在一边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她也没听进去,她偶尔会拿出来一本书,仔细地读两句,心想着看来以后除了那个小花园她还有其他的地方可以消遣时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从书房离开以后,Anthony又带她去了一些其他的地方,

        “下午我们去城堡外面玩吧,”Anthony忽然提议,“也可以叫上二姐,她最近总嚷嚷着让我陪她出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啊,我都可以,”Root点点头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今天这太阳真的很好啊,”Anthony看着车窗外,滔滔不绝的说着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能不能少说两句话,我的脑袋都快炸了,”Martine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皱起眉,

       “是你让我陪你出来嘛,现在又嫌我话多,”Anthony委屈地看着Martine。

       “让你闭嘴就闭嘴,还说?”Martine揪起Anthony的一只耳朵,

        “啊  我错了二姐,很痛哎,”

         Root靠在车窗边听着姐弟俩吵吵闹闹,莫名的觉得温馨,自己就从来没有兄弟姐妹,甚至成长中她的身边都没有多少同龄人,突然间融进了这样一个大家庭,不适是有的,但可能对于她来说更多的是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 汽车驶过来时的石拱桥,又经过一片树林,应该就是意味着走出了芬迪奈城堡的领地。

      很快汽车便进入了喧闹的大街,和自己家乡不同,这里似乎更热闹一些。

    
      汽车停在一家服装店外,本来来取订做好的衣服这件事不用他们亲自来做,可是既然都出来了,也就顺便来这里看看,

     Root对于这种事兴趣缺缺,过了一会儿,她对Anthony说,“我去大街上转转,等会儿再回来找你们。”

    “啊?要我陪你吗?”Anthony听说她要去街上有些不放心,

    “不用,我自己就可以,”
    “那好吧,不要走太远,”
    “嗯,”

     还没走几步,Root就差点被突然冲过来的四匹马踩在脚下。骑士们无视街道上的人群,莽撞地骑着马狂奔而来。人群惊慌地四散逃开。

     “吁――”

      Root没来得及避开就摔倒在地上。就在那一瞬间,有一匹马在她的正前方停住了。由于惯性,马还不停地踢腾着两条腿,最后终于是一偏没伤到她。

    “喂!挡我们的路,你想找死啊?”

      说她挡路?刚才根本就不是她的错。当Root站起身的时候,看到四个盛气凌人的家伙坐在喘着粗气的马背上,迫近她。他们好像是专门为了惹是生非而出现在这里,彼此之间交换着龌龊的笑容。

     “竟敢挡本大爷的路,还不赶快下跪求饶,愣愣地看什么呢!”

       周围的人被他们的嚣张气焰吓住,从他们的衣着能看出来,这群人是刚进城的外国贵族,

       冒冒然得罪贵族们,后果是谁都不敢想象的,所以人们都只想着赶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 Root还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情况,她还不习惯向别人低头。

     “很抱歉妨碍你们,但是,各位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骑马也是不对的吧?”
    
      “听听,那个丫头在说什么?长得还怪漂亮,我看是脑子有问题!”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骑士们以一种无辜的表情做着虚假的笑容,其中一个人这时说道,“大哥,要不您给她点颜色瞧瞧,让她清醒一下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正有这种打算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最前面的那个人冲过来,高高地举起了鞭子,不由分说地抽向了Root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啪!啪!”

         鞭子毫不留情地落在来不及躲闪的Root的背和肩上,留下两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。Root晃晃悠悠地跌坐在地上,为首的那个骑士再一次扬起了鞭子,鞭子梢滑过脸,嘴角也溢出了血。

        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,Anthony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,急忙拉着Martine来到大街上,就看见Root坐在地上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  Root感觉周围很嘈杂,令她懊恼不已的却不是来自肉体的疼痛,而是一种发自肺腑的羞耻心。她从小到大就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!

     Anthony和Martine冲到了Root身边,就在他们要上去帮忙的时候,从背后传来一个人低沉却又威严的声音。

     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人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转过去,五匹马整齐地停在那里,为首的正是Shaw,她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马,一身军装,光是眼神里散发出的凌人气势就能让周围的空气低上几度。

     “三姐?”Anthony像看到了救星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“你是什么人,来干预我们的事情?”用鞭子抽打Root的那个家伙刚想反问几句,就被Shaw冷然的声音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  “你们是外地来的人,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吗?”

       几个人面面相觑,这丫头穿的衣服也很普通,能是什么人?

       Shaw勒了一下马缰绳,

     “要是认为连芬迪奈家族都可以得罪的话,那就继续你们的行为,”她控制着自己的马到Root身边。

       那几个骑士一听到芬迪奈家族立刻脸色煞白,那真的不是他们能得罪的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Root因为疼痛眼前已经有些模糊,

       Shaw向她伸出一只手,Root刚搭上去,Shaw就一个使力把她带上了马,

      “没事吧?”Shaw伸出一只手护住她的头,“撑一下,我带你回家,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,”Root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。只是感觉到自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,就像小时候在爸爸怀里的那种踏实感,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 “把他们带走!”Shaw走之前向其他几个骑兵吩咐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!”骑兵齐刷刷地掏出枪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哇,”Anthony看呆了,“三姐这也……太帅了吧,”

         Martine心有余悸地摸摸心口,“她再晚来一会儿,Samantha就会被打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Root醒来的时候,Anthony正焦急地盯着她。
        “上帝保佑,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嘶……”Root想坐起来,伤口撕裂般地疼痛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别乱动,”Anthony赶快叮嘱她,“我们真的快吓死了,那些人太过分了,不过三姐已经教训过他们了,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Anthony又陪Root说了一会儿话,后来公爵夫人,其他几个人也都来看过她,唯独那个把她带回来的家伙没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想起Shaw在街上保护她的场景,心里泛起一阵阵感动,怪不得Anthony说Shaw虽然冷冰冰的但是人挺好的。

       因为浑身痛的厉害,她又沉沉睡了过去,自然就错过了偷偷跑来她房间检查她伤口的家伙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

PS. 锤式英雄救美?有点老套?感觉又偏到傻白甜上去了?  哈哈   ~
       脑子要烧了,碎觉去。
      

评论(116)
热度(166)

© 小内酷才不是Lucifer | Powered by LOFTER